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华财经葛轩

资深记者,主管:产业经济、深度调查、汽车财经

 
 
 

日志

 
 

北京治堵“后遗症”  

2011-03-19 22:0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葛轩

导语:

 

北京“治堵”新政的利空影响似乎远比预计来得更快、更猛烈。

2月24日,《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走访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下称“亚市”)。在这个长期占据北京车市销量30%以上的综合性有形汽车市场里,与2010年末新政传言引发消费者在此彻夜排队上牌的火热情景不同,节后的冷清随处可见(官方统计显示去年最后一个月份北京的新车上牌量单月就突破10万):数家品牌汽车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在经历宣布新政到首批摇号上牌的“一月空档期”后,月销量仅为上年平均水平的30%左右;即使是合资品牌,一月份单月卖出个位数,甚至一台车的,也非个案。

而在朝阳区来广营汽车销售一条街,这个当初北京朝阳区政府重资打造的京东汽车交易市场里,一些自主品牌的小型4S店早在春节前就已关门大吉;而在依旧对外营业的数家大型4S店里,门可罗雀的人气似乎也难掩“销售趋零”的冷清。

 

深寒(小标)

“新政影响的严峻性超乎想象。”

2月25日,亚市副总经理颜景辉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开口就强调市场陷入“深寒”,特别是1月26日首轮“摇号”结束之后北京车市呈现的新景象进一步拉低了行业原本就相对保守的预期。

“原本预计今年北京市还能实现50万辆的市场销售,现在看铁定是完不成了。”颜景辉透露:“现在亚市就联系经销商,抱团过冬。我个人预期今年北京大大小小400多家经销商,1600家汽车销售店,恐怕起码得有50%左右关门或者转型,今年经销商大洗牌铁定会发生”。

针对销量难以实现50万辆,颜景辉分析原因指出,就规定摇号新增24万辆新车部分而言,“首先,今年1月份市场销量就遭遇上牌的真空期,1月份北京市场销量与往年同期相比急剧下挫70%以上,市场惨淡到难以想象;其次,即使没有‘真空期’,单从1月26日摇号结束后,不足40%的中签释放率来看(所谓中签释放率即“实际上牌数/2万预期上牌数”),未来数月的中签释放率也不可做100%估计,即每期都会存在‘废号’或者‘持号蹲坑’现象,即每月2万的销售预期可能都难以实现;再次由于摇号中签之后,可在半年内提车,所以今年下半年,即7月份之后的摇号,其市场释放很大部分可能会延宕到明年初去。”

而对于原本预期换购部分可以实现30万辆销售部分,颜景辉指出:“如果今年北京市场能实现现有轿车保有量6%的以旧换新,这部分就会有30万辆的销售预期。但是从当前二手车销售市场情况看,由于全国二手车市场建设和流通机制不健全,北京市自身的二手车流转有限,消费者手里的二手车估价在新车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价格被低估,这使得有意图升级换代的消费者因为对二手车市场的价格观望而推迟二手车置换;而推迟置换流转的结果又必将影响整个市场的新车销售。

“另外,由于新车市场规模急剧萎缩,厂家给经销商的销售压力也就相应减少,厂家无意于价格促销;经销商因为月销量少、利薄,也无意愿再推行优惠活动;而购置税减半等国家政策现在也已经到期退出,消费者在中签后还在持号蹲坑,也是在观望市场还能否有价格下调。由此,现在四方有三方无意做姿态调整,消费者和厂家经销商陷入最后博弈。综上所述,我们对今年(北京)全年实现50万辆持保守看法,实现35万-40万辆车的销售也许还是可能的。”颜景辉说。

不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采访中则进一步发现,对于陷入北京车市极度“深寒”而艰难度日的经销商们而言,2010年12月23日北京“治堵”新政宣布前就已经备案,并散落于二手车经销商和4S店里的大约十五六万辆的备案车,可资他们作今年的唯一销量保障安慰。

由于这批车将在今年作三批次释放,因此有业内资深人士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指出:“要不是还有这批车托市,恐怕一些规模、资金实力还客户资源欠佳的4S店早就大规模退市或关门了。”即使如此,市场上的一些专家和资深从业者依旧指出,“今年五六月份,北京必将迎来4S店大规模倒闭潮,经销商洗牌不可避免。”

乱象(小标)

市场法则认为如果货币不能解决排队问题,那么权力和黑市就会起到主导作用。

中国最大的民间智库——北京安邦咨询公司高级研究员贺军先生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认为,北京市从2010年92万辆的新车上牌量一下子萎缩到今年的24万辆,这种剧减和现实需要之间或将很快积蓄成腐败势能,造成市场乱象。

由于“摇号”程序繁缛,特别是面对庞大需求,每月2万个牌照提供量,实在杯水车薪,《财经国家周刊》在调查中发现:由“摇号”所衍生的灰色产业正逐步演变为“黑市”。

在产业链上游,由于北京相关部门掌握每个月“摇号”中签者名单及其详细联系方式,如果将之倒卖给任何一家车企,厂家即可针对性开展P2P直销。由于这种垄断营销可以放大企业及其产品的相关价值(如品牌形象塑造、消费者满意度和产品市场受欢迎度等),由此众多车企都虎视眈眈。业内人士预计,中签者名单交易本身或可催生一笔可观的“信息转让费”。

在产业链下游,1月19日亦庄一家高端品牌4S店的销售人员向以消费者身份出现的记者暗示:“看中的车型现在是加价5万元,4个月后可以提车”,但是要求帮助搞定“摇号”,还得再加起码5万块钱,“基本上可以保证你中签,搞不定就退款。”

而在二手车市场,整在上演“闹剧”。

比如,早在2010年12月23日北京“治堵”新政面世之前,以北京花乡地区为代表的不少二手车经销商们,曾预判“治堵”将使牌照价值飙升。基于这一判断,他们砸下重金,抢先回收了大批二手车,试图通过对牌照的囤积居奇,大赚一笔。然而新政出台后规定即使是二手车淘换升级,一本驾照也只能对应一个牌照,一个驾驶员即使有5辆车,也只能给一个上牌。如此,在二手车过户暂停的同时,试图投机的二手车经销商们开始狂蚀老本。

而在个人购车之外,看似密不透风的“治堵”规定,也总能被某些投机者发现漏洞。

根据摇号规定,对于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购车资格认定是需具有有效的营业执照或工商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书和税务登记证书,上一年度在本市缴纳入库增值税、营业税总额5万元(含)以上(其中,5万元以上的每年可以申请1个指标,每增加50万元可以增加1个指标;达不到5万元完税底线的微型企业,无申请“摇号”资格);个体工商户申请指标的,按照个人购车的规定执行,即只有名下无车的个体户才能参加摇号,且限购一辆。

另外,在个人财产转让和赠与层面,除非受让者或受赠者名下无车且有驾照,符合新规定,否则私人之间转让和赠与汽车类财产同样难以实现。

一位北京丰台法院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透露,为了规避购车资格上的障碍,小企业和小企业之间,小企业和个人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最近发生的财产法律诉讼正在多起来。

“我们才刚刚处理过一起这种所谓个人财产纠纷案。两个相识多年的生意伙伴之间发生小额资金拆借,逾期一方起诉另一方到期不还(款),由于起诉者手中字(借)据齐全,法律认定简单。根据资金拆借数目大小,我们判定被诉方以其私家车(连同牌照)作价抵偿起诉方提诉资金要求。”

该法院人士指出这种以告诉为手段,通过财产权上的法律判给以达到变相交易牌照的诉讼在北京多区都有上演。

 

拐点(小标)

按照北京市早就宣布的工业发展规划时间表,2011年北京汽车工业总产值要实现1600亿-1800亿元,汽车产业工业增加值占全市工业的10%,占全市经济总量的2.5%。

依照这种规划设置,将汽车产业视作城市的支柱产业,北京市下大力气一直坚持做大做强北汽集团,并将韩国现代、德国奔驰和长安汽车,通过优惠政策都吸引到北京来。

“现在长安汽车或许最为尴尬。本来落户房山目的之一就是看重北京市场,希望依托北方最大的单一市场来进一步实现对北京市场的份额占有,但是新政如此利空,长安汽车房山基地尚未投产,就需要进行规划调整。”对此,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坦诚“(集团旗下产品)今年销量的确会受损失,不过长安侧重微车,(我们)将努力拓展(北京)周边市场。”

而作为与北京市场最近的企业,北汽集团下属合资企业——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现代”)战略企划部崔刚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则透露,北京现代去年全年销量就达到703008辆,作为完成北汽集团2010年度150万辆整车销售任务的大户,“北京‘治堵’政策必然对我们今年的市场销量目标有影响,具体有多大影响,现在不好量化,但今年我们的全国销量目标定得都不高,才72万辆,比去年微幅上调2.4%。”

由于汽车产业链交差涵盖汽车设计、制造、销售、物流、广告、维修、金融、租赁、装饰、零配件、燃油、环保、交通、不动产等多个行业,北京“治堵”新政一下子砍掉几十万辆汽车销售,势必波及到上述所有产业链条,直接打击北京汽车产业的真个“生态系统”。安邦咨询贺军就认为:“北京市场多年火热销售形势现在急剧下行,对此区域市场而言深具市场拐点意义”。

而吉利集团公关总监杨学良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进一步指出,作为全国最大的单一市场,北京的汽车消费以乘用车为主。此次“治堵”将使很多合资和自主品牌车企不得不调整生产计划、车型和品种,以弥补北京这个消费市场变化所带来的损失。

“这其中的损失,属于产业的结构性损失,必然影响到中国汽车产业的未来发展。自主品牌因为新政受到挤压,只能向高端转型以完成自身突破。转型成功的就能发展壮大,转型不成未来要么被行业重组,要么转做汽车产业链的配套业务。”杨学良说:“这样看,北京新政对中国汽车业未来发展的的拐点意义,或更重大。”

2010年9月18日,兰州市开始对所有机动车和长期在兰州市行驶的外地号牌机动车实施尾号限行措施;2011年1月13日,紧随北京之后,广州市也宣布了“穗版治堵方案”。

而《财经国家周刊》在采访中也进一步了解到,早已饱受交通“拥堵”之苦的深圳、杭州、南京、重庆、成都、合肥、武汉、长春、等众多二三线城市,“治堵”方案早已经成为今年地方“两会”讨论的焦点。

业内分析人士据此认为,因“治堵”而在北京出现的各种后遗症,不久之后或将在更多城市轮番上演。(完)

  评论这张
 
阅读(20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