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华财经葛轩

资深记者,主管:产业经济、深度调查、汽车财经

 
 
 

日志

 
 

中外运子公司钢铁交易:是真实贸易,还是挪用公款?  

2015-11-13 17:4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5-11-12 14:30:00作者:赵伟新闻来源:正义网

一、基本案情

  (一)肖传永骗取贷款案

  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以沪静检金融刑诉(2014)1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上海钢驰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钢驰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肖传永犯骗取贷款罪,于2014年6月18日向静安区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

  被告人肖传永自2002年起从事钢材贸易生意,先后成立了多家公司用于经营运作。2011年6月,肖传永以钢驰公司名义,将上海励家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励家公司)、上海闽财钢铁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闽财公司)、上海祥亿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亿公司)、上海逢信实业公司(以下简称逢信公司)、上海柏恩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柏恩公司)作为联保人,向光大银行浦东支行申请1.3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2011年10月,肖传永以公司名下钢材作为质押,虚报公司财务状况,向光大银行申请6500万元承兑汇票,并于2012年4月将上述贷款还清。

  2012年4月,肖传永再次根据上述1.3亿元信贷额度,向光大银行黄浦支行申请6500万元承兑汇票,并以相应钢材作为上述贷款的质押。贷款发放后主要用于归还公司及其控股的其他公司的贷款及债务。在此期间,向银行支付了部分还款,至案发,仍有本金5900万元未归还。

  2012年5月,肖传永以钢驰公司名义,向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集中采购钢材,通过上海秉达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秉达公司)、上海银基城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基城公司)、上海钟良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钟良公司)、上海潘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潘达公司)、上海航载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载公司)与钢驰公司签订指定采购钢材合同,虚报公司财务状况,取得民生银行市东支行贷款授信额度,并向该行申请短期流动资金贷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钢材,后将钢材售卖后用于偿还公司原有债务。至案发,上述本金5000万元未归还。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单位钢驰公司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给银行造成特别重大损失,被告人肖传永作为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其行为均已触犯刑法规定,应以骗取贷款罪追究刑事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

  1、骗取光大银行贷款的事实。

  被告人肖传永在实施犯罪行为时系钢驰公司、励家公司、闽财公司、祥亿公司、银基城公司、钟良公司、潘达公司、航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1年6月,肖传永实际掌控的励家公司、闽财公司、祥亿公司联合他人经营的逢信公司、柏恩公司作为联保人,向光大银行浦东支行申请总计1.3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为保证能获得银行贷款,肖传永授意修改励家公司、闽财公司、祥亿公司财务报表,虚报公司财务状况,并虚构励家公司、闽财公司、祥亿公司购入钢材,存放在钢驰公司云天仓库和蕴藻南路海光码头,以此库存钢材作为质押的事实,被告单位钢驰公司为励家公司、闽财公司、祥亿公司提供虚假的存库钢材证明。之后,光大银行上海浦东支行向五家企业授予总计1.3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授信期限一年。2012年4月至5月间,励家公司、闽财公司、祥亿公司以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形式,向光大银行上海分行贷款总计8000万元。励家公司、闽财公司、祥亿公司取得银行承兑汇票8000万元后,即通过他人贴现,将款项主要用于归还公司及肖传永控股的其他公司的贷款及债务。截止2013年12月26日,励家公司、闽财公司、祥亿公司欠银行本金36175733.14元未归还。

  2、骗取民生银行贷款5000万元的事实。

  2012年5月,肖传永以钢驰公司名义,向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集中采购钢材,通过其控制的银基城公司、钟良公司、潘达公司、航载公司、秉达公司与钢驰公司签订指定采购钢材合同,肖传永授意虚报五家公司财务状况,取得民生银行市东支行贷款授信额度,并向该行申请短期流动资金贷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钢材,后将钢材售卖后用于偿还钢驰公司原有债务。至案发,上述本金5000万元未归还。

  法院认为,肖传永作为励家公司、闽财公司、祥亿公司、银基城公司、钟良公司、潘达公司、航载公司实际控制人,伙同他人采用提供虚假财务报表隐瞒相关公司微利或亏损情况的手段骗得被害单位贷款共计8600余万元,造成被害单位特别重大经济损失,肖传永作为相关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故其行为已构成骗取贷款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单位钢驰公司为相关公司提供虚假的证明,帮助上述公司骗取银行贷款,其行为也构成骗取贷款罪,依法应当判处罚金。肖传永和钢驰公司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肖传永的辩护人认为,由于被告人掌控公司的相关不动产、动产均已被法院保全、查封,实际上具有偿还两家银行贷款的较大能力,没有造成银行已经全部不能收回贷款的结果,建议对被告人予以缓刑处罚。法院认为被告人肖传永及其相关公司已存在大量债务,根本无力偿还涉案的到期贷款本息,相关的担保单位和担保人也无能力履行担保义务,故案发时,银行的巨额经济损失已客观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危害结果已经造成。至于银行实施民事救济行为,并不影响对已经发生的损害结果的认定。由于被告人肖传永造成了银行特别重大损失,也未主动弥补经济损失,故对其适用缓刑条件不具备。2014年11月21日,法院依法判处肖传永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追缴违法所得8600余万元,发还受害单位。

  目前,肖传永正在监狱服刑。

  (二)纪向群受贿案

  苏州市虎丘区检察院以虎检诉刑诉(2013)361号起诉书指控苏州高新区经济发展集团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纪向群犯受贿罪,于2013年10月14日向虎丘区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纪向群于2007年至2013年期间,利用担任苏州高新区经济发展集团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萧士仁等13人的贿赂共计362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纪向群受苏州新区工作委员会委派至苏州高新区经济发展集团总公司(全民所有制企业)担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全面主持该集团日常工作。该集团下属企业较多,有全资企业,也有控股及控制企业,其中集团在苏州新区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苏州高新,股票代码600736)占有40.57%股份。另外,苏州高新(600736)的控股企业也有多家,之中包括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

  被告人纪向群于2007年至2013年期间,利用担任苏州高新区经济发展集团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13人贿赂共计362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鉴于纪向群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又鉴于纪向群退出全部赃款,主动预交财产刑保证金150万元,对其依法从轻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150万元。

  目前,纪向群正在监狱服刑。

  (三)肖传永与纪向群的购销合同案

  肖传永从事钢材贸易生意,先后成立了十几家公司用于经营运作,有的公司是肖传永任法定代表人,有的公司是其父肖志葵任法定代表人,有的是其母亲担任法定代表人,有的是其弟弟肖传林任法定代表人,有的是其老乡(譬如缪云峰)任法定代表人,但这些公司实际控制人都是肖传永。

  与肖传永一样,纪向群也是十几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法定代表人,不同的是,肖传永控制的是民营企业,纪向群控制的是国有企业。纪向群作为集团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仅控股了集团总公司,还控股了集团公司控股的上市公司(苏州高新600736),就连上市公司(苏州高新600736)的控股企业——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纪向群也是法定代表人。从形式上看,集团公司是爷爷辈,苏州高新(600736)是儿子辈,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是孙子辈,从爷爷到儿子、再到孙子辈,纪向群都是实际控制人。

  2012年肖传永与纪向群发生了“交集”。当年3月8日至8月10日,肖传永控制的7家公司与纪向群担任法定代表人并实际控制的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签订了24份离奇的购销合同,简单说就是(公司间交易以实际控制人的名字代替):纪向群向肖传永购买37000多吨钢材,并支付了1.55亿余元现金给肖传永;同时(同一时刻),纪向群把从肖传永手里购买的37000多吨钢材以相同的价格1.55亿余元再卖给肖传永。两人以相同的价格来回买卖相同的商品,这样倒腾目的是什么?

  谜底很快就解开了。原来,纪向群向肖传永购买钢材,支付了全款1.55亿余元;肖传永再把钢材从纪向群手里买回来,仅支付了30%多一点(定金5000余万元)。有人称肖传永是“贸易融资”高手,这样简单的一卖一买,肖传永手里就融到了一亿余元现金。纪向群当然也没有亏损,只是一亿余元现金变成了应收账款(债权)。

  为了便于说明问题,我们举个例子。2012年6月19日,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纪向群)与上海祥意钢铁物资公司(法定代表人肖传永)签订购销合同,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向上海祥意钢铁物资公司购买4300余吨钢材,价值1793万余元,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支付全款,并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当天,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又与上海东侨钢铁物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肖传永)签订购销合同,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将4300余吨钢材,以1793万余元卖给上海东侨钢铁物资有限公司,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仅收到上海东侨钢铁物资有限公司的定金450余万元。这一笔买卖,肖传永融得资金1300余万元,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成了冤大头。

  二、争议焦点

  肖传永与纪向群的购销合同是真实交易,还是通过虚假贸易形式挪用公款?

  一种观点认为,肖传永与纪向群的购销合同是真实有效的交易,有购销合同、增值税专用发票等为证。同时,这种交易方式是定向采购形式,类似于期货交易,特殊性在于没有货物实际流转,属于权利交付,属于贸易融资的一种方式,是合法有效的。

  另一种观点认为,肖传永与纪向群的购销合同是通过虚假贸易形式挪用公款。首先,利用虚假贸易形式挪用公款的行为一旦案发,行为人往往会为这种交易方式辨称为定向釆购形式,类似于期货交易,没有货物的实际流转,属于货物的权利交付,属于贸易融资的经济行为。但是期货交易的特点是待货物涨价后抛售获利,而肖传永与纪向群的购销合同价格都是事先约定好的,即使货物涨价了,纪向群也没法获利。因此,肖传永与纪向群的购销合同不是定向采购,不是期货交易。其次,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在整个交易过程中没有分文利润,还要投入一亿多元资金,国企为什么要与民企做这样的傻瓜生意?显然,目的就是肖传永与纪向群合谋挪用公款供肖传永使用,是双方串通利用虚假的钢材贸易来挪用国企公款。因此,除了骗贷罪和受贿罪外,肖传永和纪向群还涉嫌挪用公款罪。另外,没有真实的货物交易而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还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因此,司法机关还应当追究两人的漏罪。


[责任编辑:高航]

  评论这张
 
阅读(1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