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华财经葛轩

资深记者,主管:产业经济、深度调查、汽车财经

 
 
 

日志

 
 

中外运子公司的钢铁交易“迷局”  

2015-11-24 12:5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11-20 16:08|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

据记者调查,近年来,长三角地区屡发国企高管将国有资金以“贸易融资”的方式变相贷给民企,收取高额利息,损公肥私,并致重大国有资产流失的案件。中外运苏州公司这起由诉讼而曝光的另类钢铁交易案,是否也为这类“贸易融资”案,真相有待于时间来解谜。

  日前,一场涉嫌此类纠纷的持久诉讼,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正进入终审前的沉默期。

  社会经济结构转型中的长三角地区,各类经济纠纷处于高发期。这其中,裹夹了央企和民企的“贸易融资”纠纷因为博弈力量对比悬殊而最为社会关注。

  日前,一场涉嫌此类纠纷的持久诉讼,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正进入终审前的沉默期。

  还原案情还得从3年前说起。

  突降“债务”

  2012年8月26日,福建籍上海商人肖志葵将其所持有的位于江苏省昆山市玉山镇城北民营科技工业园环庆路西侧的江苏承源钢铁钢构有限公司(下称承源公司)一次性全资出售给上海商人董木金、吴晓波、张乃均等7人,其中董木金为新法定代表人,公司执行董事。

  交易前,收购方对承源公司进行了合规调查;交易中,买卖双方通过一系列要约明确了承源公司全部债务和存量资产等。

  然而,就在新旧股东完成全资股权受让之后,新股东入驻承源公司时,意外的一幕出现了:当新股东进驻承源公司办公时,中外运高新物流(苏州)有限公司(下称中外运苏州公司)相关人等手持与原公司法定代表人肖志葵签署的《还款协议》,要求承源公司新股东们归还由承源公司不可撤销担保的——肖志葵父子与中外运苏州公司之间发生的1.04亿余元钢铁交易债务。

  没有在收购要约里出现的新债务,让承源公司新股东们不禁错愕。

  来自苏州中级人民法院的诉讼书面材料表明:

  原来早在2012年3月8日-8月10日期间,中外运苏州公司与法人代表同为肖传永、肖传林(皆为肖志葵之子)的闵财、祥意等公司签订了“采购合同”,向两家公司协议采购价值1.55亿余元的37689吨钢材。

  同时,中外运苏州公司又与肖传永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另外两家东侨、秉达等公司签订了“销售合同”,协议再以原价向肖传永控制的这两家公司出售上述全部钢材。

  在上述钢材原价流转的一买一卖过程中,肖传永向中外运苏州公司支付了5000万元的保证金;而在此前,中外运苏州公司则在向肖传永采购钢材的过程中,向后者控制的闵财公司、祥意公司支付了1.55亿余元的货款——一进一出,肖传永从中套现1.05亿元。

  需要强调的是:上述钢材在整个买卖过程中,名义上都以1元/年的仓储费保存在肖志葵的上海云天仓库和蕴藻仓库内。

  而肖志葵则用自己控制的位于苏州昆山的承源公司,对其儿子与中外运苏州公司发生的上述钢铁交易——以防止钢材保管不善,造成损失为由,提供不可撤销的企业担保。

  2012年8月20日,肖志葵与中外运苏州公司签署了担保协议。5天后,肖志葵将承源公司作价3200万元转卖给董木金等人。

  于是,十几天后,当承源新股东进驻承源公司时,就发生了上述中外运苏州公司的阻挠事件。

  此后,发生在中外运苏州公司、新承源公司股东、肖氏父子间的起诉和反诉像一场“拉锯战”。随着时间推移,将上述钢铁交易的诸多诡异之处,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被剥开。

  诡异之处

  作为上述钢铁交易的关键当事人之一,肖传永在该案伊始就已经扮演了一个灰暗的角色。

  而由于经营不善,从2011年10月开始,肖传永虚报公司财务经营状况,并以其名下多家公司的“钢材仓单”作质押,数次向光大银行、民生银行重复骗贷,数额巨大,最终使得其于2014年被判刑2年6个月(相关报道见正义网:《中外运子公司钢铁交易:是真实贸易,还是挪用公款?》;网址:http://www.jcrb.com/prosecutor/thepractice/201511/t20151112_1563536.html)。新承源公司股东据此高度怀疑在肖传永犯下的系列诈骗案中,中外运苏州公司某些高管很可能也是直接的配合者。

  不过,或出于转移国有资产流失这一重大责任的现实需要,肖志葵在转卖承源公司和签署担保协议的过程中,两枚短暂并行使用的公司合同章(一枚边缘有编码,一枚无编码)的混乱使用,直接为中外运苏州公司与承源公司新股东之间发生纠纷埋下了“伏笔”,并使得案件至今真相不明:

  从来自苏州中院的书面材料看,8月20日承源公司与中外运苏州公司签署不可撤销担保协议时,作为当时承源公司的实际法人,肖志葵在签名之余,其在合同上加盖的是承源公司原有的边缘无编码的合同章。而在8月26日,肖志葵向承源公司新股东们移交的则是另一枚边缘有编码的合同章。

  据此,中外运苏州公司在苏州中院起诉承源公司。苏州中院认为担保合同上的无编码合同章同样有效,故一审判决承源公司新股东们败诉。

  承源公司新股东们不服,提出一系列质疑,继而向江苏高院提请对中外运苏州公司和肖志葵的上诉。

  媒体掌握的来自法院的庭审质证材料表明:

  随着控辩双方的不断相互举证,一审期间保存在云天仓库和蕴藻仓库内的中外运苏州公司所购钢材,在肖传永入狱前后居然不翼而飞。

  面对中外运苏州公司的索赔要求,承源公司新股东们认为,由于肖传永诈骗案的原因,谁查封了中外运苏州公司堆放在云天仓库和蕴藻仓库内里的钢材,中外运苏州公司都有权利有义务应首先依法向查封者说明真实情况,提请解封,而非第一时间将索赔对象瞄准担保企业。

  其次,根据常识,任何一家企业原则上只能有一套合法的合同专用章。承源公司一度存在两套合同章交叉使用的短暂时间段,即承源公司在启用新的备案专用章后,肖志葵没有将旧章及时上交或注销。

  这就使得肖志葵在转卖承源公司之前,用旧章与中外运苏州公司签署担保协议,无法排除双方联手做“局”之嫌,亦有协议“时间倒签”的可能。

  再次,法院系统的判决文书显示:在2007年-2013年期间,纪向群在担任苏州高新区经济发展集团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同时也是中外运苏州公司的法人)期间,曾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13人共计362万余元贿赂。后虽主动投案,退出全部赃款,但仍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2年。

  而承源公司被置于不可撤销担保地位的“协议”签署时间,恰好就在纪向群担任中外运苏州公司法人期间。因此,承源公司新股东对于前述发生的担保债务,有权要求并案刑事补充调查,还原真相。

  据法律界人士介绍:作为业内常识,凡涉及1亿元以上的巨额国有资产流失案件,须向国务院国资委备案处理。

  可发生在中外运苏州公司与承源新股东的诉讼中,针对总额超1.04亿元的经济损失,中外运苏州公司只提请以99999999元作为赔偿标的,主动放弃400余万元国有资产——这种希望把案件审理局限在江苏省范围内,而不被国务院国资委觉察的动机,耐人寻味。

  而据记者调查,近年来,长三角地区屡发国企高管将国有资金以“贸易融资”的方式变相贷给民企,收取高额利息,损公肥私,并致重大国有资产流失的案件。

  中外运苏州公司这起由诉讼而曝光的另类钢铁交易案,是否也为这类“贸易融资”案,真相有待于时间来解谜。

  评论这张
 
阅读(9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